热线电话:公开项目0592-2187377  定制项目0592-2189603  | 厦门大学 |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登录
图片新闻
戈壁远征四日
来源: 本站原创    作者:EDP    发布人:佚名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5-14    点击量:124
隔壁远征4日
朱平辉
(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DP中心)

对于戈壁,我们只能膜拜不敢挑战,我们挑战的是我们自己!
4月29日
天刚亮即上路,大部队乘车来到瓜州阿育王寺遗址,“玄奘之路”始发点,所有院校EDP的队员都抑制不住兴奋,拍照、拉伸,以至耽误了起程。
厦大队员朱明伟从福州出发前就感冒了,我曾与他通话,他说,绝不退赛,请我放心,昨天到达时就感觉他声音嘶哑,人无精神,点将仪式一结束,他即回房休息。今天我们一起走在一脚深一脚浅的戈壁里,感觉他一米八几的身体并不平稳,他一句话也不多说,只强调嗓子痛。到了下午,风越来越大,路更不好走。我跟在明伟身后,风的阻力明显减小,但他的步伐明显比我大,为了赶上他,我感到大腿内侧肌肉隐痛。我刚穿越树林时,明显已被明伟甩在了身后;明伟停下来等我,继续前行。这时,我双脚愈发举步艰难,风却越来越急;旗帜上显示的“最后5公里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。翻越大坝,明伟伸过手来,拉我上坝,在大坝上看一眼远方,风吹沙扬,仿佛兵骑驶过。
走着走着,我和明伟拉开了距离,遇上谢怀恩,两人继续顶风前行,对讲机不时传来队友抵达大本营的消息,看着最后2公里的旗帜在风中拼命的挣扎,行走越来越慢,越来越难,10多年一遇的沙尘暴,我们遇到了!到一公里处,还有摄影师在工作,他们围着我们分别转了一圈,风沙中,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庞,我和怀恩只能沿着车辙慢慢前行。举目,看不到终点,风沙扑身,毫不停息,只能侧身顶风,举步维艰。快到终点,听到人声,不辨旌旗,每一步的前行,有如搏斗,人已竭矣!
大帐,多么温馨的世界。听着外面狂风怒号,在朋友圈写下:狂风吹着帐篷,里、外全都变了形。沙漠里沙尘暴,绝不是大自然的赞歌,是魔鬼狞笑,是对抵抗它前行勇士的恶语!多么艰难的最后一公里!我的战友还在途中…。各地朋友纷纷点赞,送来鼓励,有人评论“我的战友”听起来特别有份量,她可能体会不到“走过茫茫戈壁,都是姐妹兄弟”的真挚情感!
大帐中,明伟躺在睡袋里,冷热交替,涕流不止。当每一位队友到来,大家都喝彩连连,座座帐篷无不如此。
这只是体验的第一天,挑战刚刚开始!

4月30日
今日的出发,已失去了昨日的兴奋。少时,已有人被拉下距离,我也感受到,昨日追赶明伟带来的后果,大腿疼痛让我越走越慢,身边不断有人超越,送来“加油”的鼓励。
终于来到了“骆驼刺”,这是传说中的挑战地带,志愿者老戈友宋茂松陪我前行,他边走边看GPS,专业范十足;我们绕行在骆驼刺间,高高低低,坎坷不平,我的右腿甚至跨不过一个小小的土坎,他也只能驻足等待,满脸的关心,满眼的鼓励!终于走出骆驼刺,远远看到一条河流,有水鸟飞落,两只极为漂亮的水禽在远处踱步,步态优雅,令人羡慕!
来到临时补给点,遇到队友苏福庆与两位南京大学的队员李义仁、费容静,他们都称苏福庆为苏大哥。告别茂松,我们四人同行,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出发不多久,容静一定是看出了我的步伐怪异,“匀”出了一根拐杖给我,这是我得到的“雪中之炭”,让我能“一步一棍”地翻越了“劫山”。
最后5公里处,我鼓励福庆去冲刺银牌,福庆看了看我,有所犹豫;我说有义仁、容静同行,他撒腿而奔,身影在沙漠中越来越小,上桥转弯,不见了。来到大桥打卡点,问了前路,继续前行。义仁、容静也走不动了,我回望他们,几同停留。这是一段难得的“坦途”,我不能等待,顺着公路,顶着烈日向前!
最后4公里,最后3公里,漫长,漫长!最后2公里处,我一看时间,已经3点过半,我加快了步伐,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;一步大,一步小,一步高,一步低,像匹瘸马,我奔跑了起来,不顾疼痛,奔向汉朝的“六宫遗址”,奔向今日的终点。从对讲机中知道我快到了,谢怀恩、谢晓鹏、邓启龙、陈金能都来到终点接我,金建春擂鼓助我,鼓声点点,击我心弦!
来到大帐,晓鹏帮我卸下装备,甚至帮我脱去尘满土厚的鞋袜,让我躺下,帮我拉筋,助我恢复。明伟依然躺在大帐里,“欷歔涕漓”。关门前,李辰磊、林汉阳到来,汉阳直接去了治疗大帐。不久,晓鹏传来消息,汉阳膝盖处严重拉伤,李医生让让他“弃赛”,警告他如果要继续比赛,会有长期伤痛难复的风险,汉阳极为痛苦。我来到治疗大帐,看汉阳右膝绑带紧束,面部表情痛楚,我让他听从医生劝告,他似乎点头,却无言语,我知道纠结是他另一层痛苦!当晚搭小帐篷露宿,李医生特批汉阳大帐独享,规格之高,无人企及!


5月1日

劳动节,拼!
清晨起来,汉阳说恢复不错,坚持参赛,我嘱咐他不必逞强,可随时放弃。从出发开始,福庆、义仁、容静,我们四人又一路同行,我状态不错,引领步伐,义仁、容静调侃:与什么样的团队同行,就能成就什么样的业绩。大有夺金保银的雄心!
第一个检查点很快过去。穿过一个涵洞,来到一片荆棘沙漠,无明确线路,穿行在荆棘之间,远望风车成阵!遇到昨日勇夺金牌的陈立建,他看上去已寸步难移,告诉我,由于昨日拼搏过度,一双小腿疼痛环绕,已是骂天骂地,骂娘骂自己!我把仅有一只棍杖给了立建,通过对讲机告诉福庆让他们留下一个GPS放在下一检查点,我陪立建慢行。到了检查点,立建上120救护车请医生处理,医生说两只小腿全面肌肉拉伤,花了十多分钟进行包扎处理,挑了水泡,继续慢行。立建选择了继续,就意味着他选择了在此后6到7个小时里不间断的疼痛中煎熬。幸好,GPS帮了我们大忙,我们找到了一条相对好走的小路,竟然在补给点赶上了福庆一行!他们走了许多弯路、难路,几乎耗尽了全部力气!
一条小河,河水清澈,简易小桥临时搭起。过河后,又是一片土坑路,沟坎横陈,起伏不定。如此小沟,放在平常,必将飞跃而过,而此时,却让人望难却步;只能将一只脚放下,努力转身,将另一只脚踏到沟的对面,奋力升起。每次起伏中,大腿、小腿,膝盖全部回报以疼痛!风车阵,多少老戈友临此崩溃,黑沙漠似无尽头!巧遇老戈友Grace,她将自己的手套给了立建,将鼓励也给了我们,一路为我们拍照,分享到“工商大道”戈友群,成了宣传“永不放弃”、“好兄弟,一辈子”的好作品!
怀恩一路追来,说要冲击银牌,我看他跑起步来,已是力不从心!
终于到了终点,所有先到队员都迎了出来,包括“病号”明伟。



5月2号

这是最后一天比赛,根据前两天的成绩,我们必须夺得8枚金牌,才能确保亚军位置,我们知道,紧跟在后的北大光华一定会全力拼搏。昨晚,我们做了战术安排,为了鼓舞士气,我说一定要拼最后的一块金牌,为了自己!
早上6点,戈壁还藏在一片黑暗里,我们出发了。除了辰磊、汉阳,厦大队员都走在了一起,大家都只有一个目标:夺金!9个人的小分队,一字长蛇,行走中迎来了东方的一轮红日。晨光中的大漠,风景瑰丽,难得一见!建春在前领队,带着GPS,我们走到了一条河床上,9个人的长阵,成了这条干枯河床上唯一的“流体”,前行!前行!
8点多钟,金能被抛在了后面,对讲机里,金能告诉建春,GPS的电量不足了。沙漠行军,再细心准备,也有不可预想的偶然,金能忘带备用电池了!来到河床大转弯处,小分队登上了山丘,为了给金能指引方向,我站在山丘上向他招手。这片刻的停留,我也被小分队甩在身后,只能孤身追赶,远远望着,“日本兵”为了寻找方向,在河床上“摆来摆去”,我找到了追赶上他们的策略,几次“拉直”,我离小分队越来越近,从远处人影模糊到清晰看到启龙用棍杖在地上划着箭头。突然听到了山对面的鼓声,对讲机里建春高喊“终点快到了,厦大加油!”转过山顶,又一次看到了“凯旋门”。虽然金牌在握,我还是选择了冲刺!         
厦大能否保住亚军,全靠金能在金牌关闭前能否赶到终点。最后几分钟,对讲机中金能还在询问方向,建春提醒有砖砌小池作为标志,金能说已超过不久,建春大喊回头、上山,大家心急如焚。最后2分钟山顶转过金能身影,我抡起双槌奋力击鼓,知道金能听到鼓声一定会像离弦之箭,冲向终点。喜悦,忘我,不顾一切……。事后发现我伤了手指!
当晚颁奖仪式如期举行。亚军奖杯被启龙、明伟高高举起,又在队员手里传来传去,建春深吻奖杯,一往情深!

4天赛程,厦大无一弃赛,共获21枚金牌,3枚银牌,6枚铜牌,荣膺团体亚军!感谢建春,工作无微不至,荣获最佳领队;感谢启龙,技术指导带领大家向前;感谢明伟,带病拼搏勇夺3金;感谢立建,强忍伤痛脚步却不停息;感谢汉阳,永不言弃为沙克尔顿奖争光;感谢所有的队友,你们代表了闽商的精神!


版权所有(C)2011-2021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EDP中心 闽ICP备05005471号

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542号